霜葉紅於二月花

灣家出產,嚴重主角總受症,OOC末期病患,懶癌末期已棄療
葉受主周葉
目前全力向校稿之路邁進

【全职周叶|片段】论正确的??方式

※OOC有
※OOC有
※OOC有
※私设有
※慎入
※小学生文笔



以上没问题的请往下↓
===================================


"叶修,差不多要该休息了。"陈果端着一杯刚温好的牛奶来到昏暗的训练室,轻手轻脚走向房内唯一的明亮处,拍了拍作在位子上复盘的青年,提醒这位超时工作的兴欣队长该休工了。

肩上拍打的力道把叶修沉浸在影片中的注意力拉回现实,叶修摘下头上的耳机转过头,看见来人后一边叨着"老板娘妳吓人啊"一边接过对方递过来的牛奶,啜了几口后视线移向计算机右下方的时间栏,晚间11点整。

"下场比赛是对上蓝雨吧?"陈果看着计算机屏幕中吟唱咒语的索克萨尔和守候一旁的夜语声烦,偏头问道。

"是啊,既然对上了文州,赛前准备可得增加好几倍才行。"叶修握着鼠标一点,画面停止于索克萨尔挥出手中的灭神的诅咒,"现在的后辈一个比一个心脏啊真是。"

陈果鄙夷地瞅了叶修一眼。

"好啦别看啦,哥要回去了。"叶修冲着自家老板娘摆摆手,随后就退掉影片关了计算机,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往门口走去。

"天暗了小心点,别走错路啦!"陈果看着对方离去的背影,不放心地喊了句。

"哥可不是三岁小孩。"叶修头也不回地挥了下手,叼着一根烟前往队员们所在的上林苑。



叶修回到自己的房间时里面没有其他人,魏琛在几天前接到来自家里的电话,风风火火回家去了,估计短期内不会回来。

叶修把自己甩到床上,任由柔软的棉被把他包围其中。薄薄的凉被在微凉的初秋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厚一会则太热、薄一分又太冷,这种不厚不薄的厚度特别令人钟爱。就在叶修快在凉被的拥抱下迈向睡眠时,一种物体从口袋滑出的触感和细小的叮当声让他硬是睁开闭合的双眼,望向自己的口袋,周泽楷送给他的手机掉出来了。

原本叶修没有打算办手机这种东西,据他的说法就是"有事QQ找,找不到就算了",但在某次连假时周泽楷一边蹭在他怀里睁着双闪着乞求的黑眼,一边小心翼翼递给他一只最新型的手机,联系人内还贴心地设入自己的号码时,叶修竟然鬼使神差地点头收下了。

之后在手边没有计算机,和周泽楷互传简讯问安的叶修表示人帅可耻、卖萌更可耻。

捡起周泽楷赠与自己的手机,别在上头的金属双枪吊饰晃了晃,小巧的铃铛跟着发出了清脆的声响。近来联盟积极发展荣耀的相关商品,除了最基本的网游攻略手册外,也推出了许多知名角色的周边商品,手办、海报等层出不穷,但当苏沐橙笑咪咪地拎着荒火与碎霜的双枪吊饰放在他手上时,叶修还是小小的吃惊了下。不得不说联盟在这方面下了许多功夫,连银武上的细小花纹都一丝不露地完整雕刻出来,精细程度像是直接把荒火与碎霜等比例缩小实体化。

看着苏沐橙愉快的笑容,叶修毫不怀疑自家妹子同时捎了一份千机伞的吊饰给远在S市的某战队队长。

修长的手指摆弄了几下,叫出了联系人的界面,空荡荡的通话簿除了兴欣的成员外,就只有周泽楷三个字大大的挂在上头。叶修偏过头思忖了下,最近两人见面的次数用一只手就数得出来,QQ聊天和手机通话次数也少得可怜,这么算来还真有段时间没和对方联络了。兴许真的有点想念那位乖巧沉稳的后辈了,叶修想也不想就按下位于最顶端的那个名字,播话中的计算机音没有多久就被后辈好听的嗓音取代,「前辈。」

"唷小周。"周泽楷充满兴奋的声音让叶修呵呵笑了开来,听着电话那头传来的闷闷回音问道:"在洗澡吗?"

「嗯,刚回来。」滴滴答答的水声伴着毛巾搓揉头发的声音模糊了人声,「前辈也是?」

"是啊,才刚被老板娘赶回宿舍,老魏几天前回家了,现在房内就我一个。"脑内突然窜起的念头让叶修勾起一抹狡黠的笑容,他把手机夹在脸颊和肩头之间,空出的手拉开床旁边的柜子翻找着前阵子生日时某帮强力刷下限的损友们合送给自己的生日礼物。

在摸到那个细长的物体时,叶修不自觉地舔了舔发干的嘴唇,他觉得自己的喉咙有点发干,"小周,哥很想你呢。"

年轻的恋人沉默着,半晌才用气音回道:「我也很想......前辈。」富有磁性的嗓音被压抑得难耐低沉,透过话孔打进叶修的耳里。

"小周......"把插头接上那个物体后,叶修快速地把另一端插到手机的耳机孔上,被唾液润湿的唇瓣轻轻在电话的收音处啵了一声,哑着声音低喃着:"我们来做吧。"

兴许真的是太久没见、想念那位乖巧沉稳的后辈想到无法克制了。



TBC

===================================


段考前一周发个片段证明我还活着

我说我卡肉了你们会打小力一点吗?(艸

评论(3)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