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葉紅於二月花

灣家出產,嚴重主角總受症,OOC末期病患,懶癌末期已棄療
葉受主周葉
目前全力向校稿之路邁進

有時候錯字會讓人一秒出戲
例如吸允什麼的……(´・ω・`)

【YOI|维勇】沉沦

※食用前请详阅公开说明书
※有教堂肉渣
※文中一切有关宗教的叙述全都是脑洞,没有任何污辱宗教的意思
※一年没写文的可怕复健

繁體走這

※以上皆ok的请往下↓

  老旧的小教堂被禁锢在阴暗近黑的一隅荒地,破坏夜晚宁静的大雨气势磅礡地击打斑驳的屋面,让本应坚固的建筑有了摇摇欲坠的错觉。
  教堂的门被人随意推开,因着阵风开开合合,空荡荡的座位掩没于一片漆黑,仅有尽头摇曳的烛火点燃一方明亮。一名穿着神职服饰的男子伫立在硕大的十字架前,亮眼的银发被火光染上一抹橙红,凝视着墙上画作的蓝眼如大海般幽深莫测,将男人的心思埋藏在唇边勾起的微微弧度下。
  强劲的狂风掠过窗面,覆上厚重灰尘的玻璃嘎吱嘎吱地表达微弱的抗议,些许雨珠钻过碎裂的间隙溅洒一片,时不时伴随被震动惊落的尘埃。银发男子对此置之不理,不在乎一身严谨的袍服是否会被波及,兀自立于原地不动分毫,似乎不管任何事都无法把他的注意力从圣像上转移。
  ——直到粗鲁的踹门声和物体落地的碰撞声响起。
  银发男子转过身,视线对上那道被闪电划出的背光身影,笑弯了眼打个不甚热情的招呼。
  "哇,真是稀客呢。没想到尤里奥居然会到这种地方来。怎么不提前告诉我呢,明明可以帮你接风的说。"
  被唤作尤里奥的少年没有接过男子的话茬,他跨过正式报废的木门走进教堂,燃烧怒火的碧绿色双眼狠狠瞪向台阶上的人,恨不得把他拖下来揍上一顿。
  湖水蓝的眸子顺着少年的动作扫过躺尸地板的陈旧门板,男子摊手唉了声,摇摇头惋惜道:"亲爱的尤里奥,你不该这么粗鲁,就像莉莉娅教你的——优雅!"
  "你疯了。"在阶梯下站定,尤里阴沉地打断男子偏离主题的闲话家常,右手唰地举起,手中闪着银光的十字架尾端直直只想男人的脖颈。青少年清脆的声线被怒气压得低沉微哑,"维克多•尼基福洛夫,你疯了。"
  对此维克多仅是继续挂着笑容,彷佛眼前这位正拿着上好的红茶与他们共渡美好的下午,而不是于暴雨的夜晚在破旧的教堂用一个金属制品对着自己发火。
  "尤里奥生气起来真可爱,像只炸毛的小猫咪一样——"
  "闭嘴!"尤里的低吼在教堂内产生嗡嗡的回音,握着他们信仰的右手发了狠地朝男人帅气的脸挥去,却在揍到前被牢牢接住支开。维克多顺势把尤里往前拉,轻巧巧地侧身绕到少年背后,把人重重压制在墙上。
  "现在的尤里奥就跟炸毛的小猫咪一样,以为自己是只大老虎朝人呲牙咧嘴呢。"维克多语气轻松地补完下半句话,脸上依旧挂着人畜无害的笑容,手上的施力却一点也不和善。
  尤里挣了挣,发现自己敌不过年龄和体能上的差距,只好扭过头大吼:"你要为了一个堕落的邪恶生物背叛教会!你疯了!他不过是个恶心的恶——"
  修长的手指扼住少年纤细的颈项,指身陷入把即将脱口而出的辱骂掐断在咽喉,只留下疼痛的气音。维克多微微瞇起双眼,蓝潭底下没有一丝笑意——或许打从一开始就不存在那种东西——,就连嘴角的微笑都渗上可怖的残酷,弯弯的薄唇伴随手部的施力一字一句道出语句,声音柔软得令人寒颤,"尤里,我说过了,优雅点。"
  氧气被截断无法通往肺部,窒息感充斥整个脑袋,在视网膜上炸出一片又一片的花白,缺氧带来的胀痛让尤里再次挣扎了起来。
  尤里的运气很好,他那只乱踹的脚正好踢中了维克多,少年趁男人放松的瞬间扭身窜出致命的威胁,他拉出安全距离后弯腰撑倚台下的椅背,右手虚扶被勒出红痕的脖子,大口大口吸取空气。不服输的年轻俄罗斯人即便处在弱势,依旧用桀傲的碧绿眸子瞪视那位几乎可以说是和他一同长大的师兄。
  尤里不会因为维克多是他的师兄而放下任何一丝防备,他毫不怀疑维克多会在这里干掉他——就算他是他亲近的师弟也一样。
  看着缓过气的尤里弓起背脊,一副随时准备好冲上来给自己一拳的模样,维克多耸了耸肩,用自认最和蔼的态度劝道:"放弃吧,尤里,你知道你打不过我的。"
  "……"
  "好吧,我换个说法。"维克多抚额叹了口气,接着撩起挡到视线的额发,眼神锐利得如同一把开锋的刀尖,削过眼前独自前来的金发少年,"尤里•普利谢茨基,滚离这里,否则别怪我出手。"
  维克多顿了下,又换回招牌的傻呼呼笑容,彷佛上一秒的杀气只是尤里的错觉,"毕竟雅科夫还在找你嘛~你一定没有跟他说就跑来了,对吧?"
  尤里直直望着维克多,试图在他的身上找寻些什么。两人都没有再出声,徒留寂静的氛围凝固夜晚刺骨的空气,泥泞得让人呼吸困难。
  过了半晌,尤里率先撇开头,不甘心地咋舌。他在这场对峙中输了,他的确打不过他。尤里终究没法把维克多带回去。
  不过……
  "听着,维克多。"尤里再次对上维克多似笑非笑的目光,周身的气息不再是面对师兄叛离的愤怒,而是另一种更沉稳、更有攻击性的——
  ——遇上敌人所有的杀气。
  "下次见面,我一定会杀了你。"
  "……我很期待喔。"

  维克多哼着乱七八糟的小调,悠哉地目送尤里远去,直到那抹背影消失在蒙蒙的雨雾里。
  "你明明已经出手了……"背后弱弱飘出有气无力的呢喃,那道声音如蚊咛般细小,男人仍一字不漏地完整接收。维克多几乎是在尾音落下的瞬间转向声音发源处扑过去。
  "勇利~~你醒啦!"
  只见一位披着破旧薄被的黑发青年从角落的告解室走出,刚踏出房门就被维克多抱了满怀。高大的俄罗斯男子活像没骨头似地扒在矮他一截的东方人身上,同时不忘亲昵地蹭呀蹭。
  "怎么不多睡一点呢?不累吗?腰不酸吗?看来是我不够努力呢?"
  这一连串看似关心的询问中好像混了什么奇怪的东西进去?青年稚气的亚洲面孔漫上一层淡淡的嫣红,也不知道是羞的气的还是棉被捂的。
  维克多在那张红扑扑的娃娃脸上连亲带咬好几口,就连特有的爱心笑容都出来了。被唤作勇利的青年看着维克多这样开心的反应,只好无奈地叹息,不料才刚吐出暖暖的一口气,被维克多紧抱的腰部就像呼应男人般传来一阵酸痛,惊得勇利轻颤着倒抽凉气。
  勇利的小动作被维克多看在眼里,他把勇利往怀里带,轻轻揽着人靠上冰凉的墙,大手拿捏好力道按摩柔韧的腰身,低头埋入青年的颈窝汲取温暖的气息,"没事了,勇利。"
  勇利垂下眼帘,长长的睫毛掩去闪动的不安,他咬唇踌躇了一会,最终还是没忍住问道:"这样真的好吗,维克多,教会那边……"脑中想到刚才尤里的反应,青年闭起嘴不敢再说下去。
  "勇利就是爱操心。"维克多捧起那对软嫩的脸蛋亲了亲,起身与怀里总是没有自信的恋人额头抵额头。琉璃似的蓝眼与赤棕色的眸子对望,互相占据对方眼中的一切,勇利几乎有种要溺死在那池柔情中的错觉,"我不是说过了吗?我不会离开勇利的。"
  直白的话语和交缠的视线让勇利好不容易降温的脸庞再度发烫,干脆放弃挣扎自暴自弃往维克多怀里撞,十指把维克多胸前的袍布抓得皱折四起,努力埋住通红的脑袋。

中间走微博

  不是不会离开,而是早就无法离开了。男人看着青年失神的茫然表情,忍不住想到。
  只要是和这个恶魔在一起,就算是无尽地狱他也甘愿奉陪。
  维克多低下头,与抬首索吻的勇利交换一个缠绵的湿吻。

Fin
==================
嗯……情人节快乐?
#我不知道我在写什么东西怎么办

2/15 00:12更新配圖
手動複製:
https://images.plurk.com/5e31OoLZrpNx2Ko2EWhk.jpg
手機走留言
謝謝珊貓的配圖(*´ω`*)
歡迎大家到她的噗浪上追蹤!ID:shan124680

【天陸】キミ依存症

天陸日賀文

※繁體注意
※設定已交往(雖然看不太出來(
※OOC有←很重要QQQQQ
※手機排版有點傷眼對不起(跪
以上ok的請往下↓


  砰的一聲巨響在耳邊響起,眨眼間被一道力推倒至牆壁,就連一向冷靜精明的九条天也未立即從驚訝中反應過來,雙眼微微睜大,眼底倒映出面前人的身影。
  「陸……?」

  不久前IDOLiSH7接到一個和TRIGGER合作的雜誌通告,成員們對於這個與最強對手合作的機會多少都有些期待,七瀨陸更是在得知和自己一同拍照的是自家哥哥時興奮得整晚睡不著覺,就算被和泉一織揪著碎唸晚睡對身體的傷害,陸也只是嘿嘿笑著,趁著休息時間拉夥伴來看TRIGGER的演唱會DVD。
  每天翻看日曆、早盼晚盼終於等到了拍攝日,此刻的陸正乖乖地坐在一織和天的中間,一面和工作人員聊著方才的拍攝行程,一面眨巴眨巴著眼盯著檢查照片的攝影師,期待得就只差沒湊上去纏著問人檢查完了沒。
  「OK,大家辛苦了!」攝影師放下了相機,高聲宣布。
  幾乎在攝影師發話的那瞬間,陸噌地站起身,拉著身旁的天往外跑。
  「七瀨さ……」
  「我有些事要和天にぃ討論,一織你們先回去吧不用等我了。」
  看著兩道相似的身影眨眼間消失在門外,被見兄忘友的一織揉揉發疼的額角嘆了口氣,決定回到宿舍再跟某位兄控末期的夥伴好好說教。
  「一織,你們這裡也拍好啦?……咦,陸呢?」同樣結束拍攝的三月從隔壁棚走來,卻沒看見自家center,朝一臉心累的弟弟問道。
  「七瀨さん正在進行某種能量釋放,短時間內大概不會回來了,我們先回去集合吧,哥哥。」
  「啊???」

  躲開工作人員的視線,左彎右拐來到了一間無人使用的攝影棚,結束工作的兩人並肩靠牆坐下,互相彙報最近的工作內容以及與團員們的相處狀況。
  雖然平時也會透過RC互相聯絡,但工作的忙碌和藝人的身份大幅減少天和陸相處的時間,讓他們格外珍惜現下這種單獨見面的機會,就算只有短短十幾分鐘也足夠兩人高興上好一陣子。
  陸眉飛色舞地說著他們錄製新單曲的過程,說到激動處還抬手筆劃起來,那種溢於言表的開心透過兩人間的空氣感染了天,緩和了方才工作時持續緊繃的神經。
  看著身旁笑得如此開朗的弟弟,天也微微瞇起了雙眼,嘴角的笑容是與平日面對粉絲時截然不同的、發自內心最溫暖的柔和。
  「然後那時候一織就說……咳嗯……」長時間的對話讓半天未進水的乾澀喉嚨微微發痛,陸小聲地乾咳幾聲,嚥了口唾沫潤潤喉,打算再開口時卻被一隻潔白漂亮的手截斷發言權。
  柔軟的拇指指腹壓上有些乾硬的唇瓣輕輕磨蹭,其餘四指貼著陸的左頰,暖暖的體溫透過肌膚的碰觸傳導而來,陸疑惑地望著那張與自己有七分相似的臉漸漸湊近,直至佔據了視線的每一個角落才堪堪停止。
  雙唇交疊。
  天先是蜻蜓點水地碰了碰陸,接著吐出舌舔舐起那兩瓣乾涸的嘴唇,舌尖彷彿要填平每一道唇紋般細細密密地拂拭,一會兒像是不滿意舔舐的潤濕速度,乾脆叼起上唇抿含吸吮,片刻後放開,依樣畫葫蘆地照顧下唇。
  短短幾分鐘,在這般距離為零的接觸中卻被無限放大,彷若被按下了慢速鍵般,每一秒的流逝緩慢得幾近停止,只剩下怦怦的心跳聲昭示時間的前行,明明微弱似無,卻又如此震耳欲聾。
  天蹭了蹭陸的嘴,確認足夠濕潤後才施施退後,搧起半垂的眼瞼,不意外地見到自家弟弟雙眼緊閉,全身如木頭般僵直、一動不動的可愛模樣。
  「……陸,可以張開眼睛了。」天強忍住輕笑出聲的衝動,盡量平淡地開口,只不過聲線中那抹散不去的笑意仍是出賣了主人愉快的心情。還留在陸臉上的右掌揉了揉軟嫩的頰肉,此刻那處正泛著鮮豔的緋紅,幾乎要與垂散在旁的紅髮同化,天甚至有種能從指尖的熱度感受到陸激烈心跳的錯覺。
  「天にぃ……」紅眸眨巴了幾下瞅向掛著淺淺笑容的哥哥,那雙粉櫻瞳眸中的寵溺讓稍微平緩的心跳再次加速。
  「該走了,拍攝這麼久你也累了吧,快回準備室休息。」捻起陸左頰旁的髮絲,天湊上前,在那耀眼奪目的赤紅上落下一吻。
  「時間還早,我不會累,天にぃ等等也沒事不是嗎?」陸急急地喊到,抓住天的手阻止對方抽離。
  面對弟弟的撒嬌,天先是無奈地笑了笑,接著反手扣住試圖挽留自己的手,偏過頭親了親陸的眼角,溫柔的嗓音帶著令人安定的沉穩,「陸,聽話。」
  被呼喚的那人抿唇不語,只微微低下了頭,原本清亮的紅眸被略長的眼睫遮掩,讓人看不出其中流轉的情緒。
  見到陸沒再抗拒,天率先轉過身準備帶著人離開,卻在踏出第一步時被手上的拉力拖回,背部受力抵上冰冷的牆壁,驟然的插曲讓天反應不及,被動地被弟弟鎖在雙臂之間。
  天先是下意識地掙了掙,卻在想起身前是自己最重要的弟弟時停下了動作,改為抬眼對上那抹純粹的橙紅色,腦中思緒轉了轉,幾秒後讀清自家半身的想法。
  「陸?」天凝視著一臉緊張的陸,放輕聲音喊道。
雖然猜出陸在想什麼,但比起揭露對方的念頭,天更希望由陸來說。

  希望聽到那孩子,親口對自己說出來。

  「天、天にぃ……」明明身為壁咚人的那一方,陸卻比被困在自己和牆壁間的天還要慌張,支支吾吾組織不出完整的一句話。
  之前在推特上看到近來流行的壁咚告白,陸覺得很帥氣便多留心了幾分,沒想到卻在一急之下壁咚了天……焦急的腦袋一片空白,滿滿的羞恥感淹沒了原本想說的話語,最後只能自暴自棄地低下頭,不讓對方看到燒紅的臉。
  陸單純的舉止反而讓人加深了欺負他的欲望,天笑著環住陸的腰把人攬入懷中,一隻手輕按著陸的頭靠向自己的肩膀,低頭貼在陸的耳邊細聲呢喃:「怎麼了呢?陸不說出來的話,我不會知道的喔?」
  吐息的熱氣伴隨聲音拂過耳廓,紅色的身影敏感地打了個顫,過了好一會才傳出悶悶的聲音。
  「我還不想跟天にぃ分開,想跟天にぃ說更多更多的話,想聽天にぃ說更多更多的事……
  「……我好想天にぃ,想再多待在天にぃ身邊。」

  即便之前每次見面的道別都能笑著說「下次見」,但內心深處對對方的思念和渴望在關係確定下來後,卻隨著時間越來越濃,最後在天轉過身時一併爆發,情感越過理智操控著身體,用能想到的所有辦法留住天的腳步。

  如願聽到陸親口坦白,心情特別好的天勾起意味深長的笑容,翻身調換兩人的位置,把陸壓在牆壁上,傾身給予陸一個唇舌交纏的深吻。
  「吶,陸,」顧及到陸的氣喘,天沒多久便放開陸的嘴,改成一碰一碰的輕啄,「你知道你這話的意思嗎?」
  陸微微眯起眼,喘氣著調息呼吸,愣愣地回應,「嗯……?」
  「陸是乖孩子,所以不能反悔喔。」天的笑容非常溫柔,足以讓任何一個見到的人稱之為天使,但不知道為什麼,直覺告訴陸事情沒有他想得那麼簡單。
  「我愛你喔,陸。」
  「我也愛天にぃ……咦、等、天にぃ??!!那裡不嗯……」

  那天和泉一織接到了九条天用七瀨陸的手機打來的電話,告知他七瀨陸要外宿一晚不回去了。
  「九条さん跟陸さん的感情越來越好,真是太好了!」少女經紀人聽到消息後很是開心,「難得有空閒,聚在一起聊聊也好呢。」
  「不,應該不只是聊聊。」一織按掉螢幕,覺得頭又痛了起來,「而且會更嚴重啊,七瀨さん的九条天症候群。」
  「一織さん?」
  「沒事,經紀人不用知道也沒關係。」
  「??」

END

====
標題名字感謝小蝶和阿法,拯救了我這個取名廢QQQQQQQQ

補一點沒有用的小設定:
陸陸的trigger演唱會DVD是豪華簽名限定版
陸陸和天交往的事全i7(紡除外)都知道,但是陸陸不知道大家知道,默默守護隊裡小天使的眾人 <3

【随笔/周叶】蜜地瓜

※刑警x法医paro
※纯粹脑洞,认真就输了

当周泽楷提着点心回到办公室时,正巧撞见叶修歇在小沙发上一点一点地打盹,目睹过这几天鑑识科办公室的惨状,周泽楷几乎是在踏进房内的瞬间下意识放轻了脚步,蹑手蹑脚地朝办公桌移动,生怕打扰了法医难得安稳的休息。

一向浅眠的叶修早在周泽楷开门时就醒了,不过当他一掀开眼皮,望见青年转回身小心翼翼的关门动作时,忍不住起了些坏心,决定眯上眼装睡,悄悄观察年轻刑警的反应。直到对方慢慢绕过自己所在的沙发,走至堆了几叠厚重资料的办公桌,周泽楷脸上那如释重负的表情让叶修再也装不下去,忍俊不禁道:“回来啦。”

周泽楷被身后突然发出的声响吓了一跳,视线朝室内另一人的方向投去,只见叶修依旧懒洋洋地倚着沙发,但脸上似笑非笑的弧度和炯炯有神的双眼,怎麽看都不像熟睡的样子。

好脾气的刑警先生没有追究法医先生的诈欺行为,反而拎起刚放下的袋子来到叶修身旁,把裡头的纸盒放到小几上,自己转身去泡茶。

叶修自觉地打开纸盒,瞧见裡头的食物后挑眉,疑惑地瞅向周泽楷,“蜜地瓜?”他记得周泽楷对甜食不怎麽不怎麽擅长,这会儿怎麽买了以甜腻着称的点心?

周泽楷端着两杯热茶坐到叶修的对面,微微笑道:“你喜欢。”

叶修闻言勾起嘴角,不客气地插起橙黄色的甜品,享用小年轻特别给他佈置的下午茶。对面的周泽楷则是盯着叶修甜得微微眯起的双眼,脸上带着浅澹的笑意,默默相陪。

周泽楷买回来的量没有很多,不多时叶修便插住最后一根地瓜,在盒内剩馀的糖浆上多滚了几圈,裹上厚厚的糖衣往嘴裡送。不料糖汁敌不过重力的牵引,在途中滴下,不偏不倚落上叶修敞开领子的锁骨处。叶修嚼着地瓜随意一抹,不但没有抹掉,反而让手也沾上黏腻的糖浆。

周泽楷顺着叶修的手望去,熬煮成蜜色的糖汁在白皙的锁骨上抹开一片,圆润的指尖于动作间扯出散发甜香的细丝,在灯光的照射下泛着莹亮的水光。

眨了眨眼,周泽楷鬼使神差般向前倾,握住叶修的手腕吻上指尖,舌尖一下一下舔掉黏手的糖汁,随后像是嫌效率不彰般直接把细长的手指捲入口中,软热的舌面仔仔细细舔舐了一遍,确认不再黏腻后才放过湿漉漉的指头。

叶修不发一语地任由周泽楷舔弄自己的手指,待青年鬆口的同时发力抽离柔软的口腔,湿亮的指腹转个弯按上周泽楷的唇瓣来回摩挲,其中意味不言自明。

周泽楷轻咬了一口闹腾的指尖,凑近一点舔上同样沾有糖液的锁骨,舌叶搧刷了几下迅速转为啃咬,一朵朵澹红的痕迹绽放在白皙的皮肤上,衬出难以言喻的暧昧。
牙齿在微微突出的喉结上磨了磨,把吻痕种满恋人脖颈的周泽楷鬆开牙关,挪动到对面沙发的扶手,捧起叶修的脸含住两片唇瓣,灵活的舌风捲残云扫掉上头的蜜糖,随即长驱直入闯进口腔,细细密密地照顾到每一个角落。

叶修半阖着眼享受与恋人的亲密,一双手却不怎麽安分地解开严谨的警服,抚上周泽楷精壮却不过分魁梧的身体,左掌爱不释手地揉捏饱满有弹性的肌肉,右手顺着肌理滑至下身,扭开釦子拉下拉鍊,正要得手的一刻却被逮个正着。

刑警先生捉住法医先生胡摸乱捏的手,瞥了眼笑得得瑟的现行犯,思绪转了转决定掏出挂在腰带上的手铐,按住叶修的双手高举过头,“喀哒”一声牢牢铐住。

叶修错愕地瞪着挣不开的铁製手铐,旋即反应过来,抬手套住周泽楷的脖子,指腹轻轻揉按周泽楷的后脑,凑近对方的耳畔吐着热气:“警察大人,逮捕人可要有个罪名啊。”

周泽楷偏头叼住被吻肿的软唇,语带笑道:“诱惑刑警。”

=========
浮个水证明我还活着
算是復健吧(?
如果补完的话应该会作为本子的番外
滚去面对稿子,进度再不快点就要被白羽砍掉了嘤嘤TAT

【全职周叶】小段子

  “小周真受欢迎。”叶修整个人陷入柔软的沙发中,在第三次见到荣耀广告中的一枪穿云朝镜头发动巴雷特狙击时突然感叹般地开口。

  不明所以被@的枪王眨了眨眼,把刚泡好的热可可递给蜷缩得像是巨大虫茧的恋人后落坐在旁,大手一揽连被铺带人地拥入怀中。

  “说你呢。”双手捧着马克杯温暖冻得有些发僵的手指,叶修扭了扭身体在周泽楷怀中乔了个舒服的姿势,沉吟了一会后道:“大概就像沐橙说的那啥……新好男人?”

  叶修啜了一口暖和的甜饮后转过头,见自己称赞的人依旧处于头冒问号求解惑的状态,嘴角扬起了一抹愉快的笑容。青年把手上的马克杯放到桌上后,笑嘻嘻仗着对方的溺爱捏上那张倾倒无数人的帅气容颜搓搓揉揉,“脸长得帅、荣耀打得好,平日上得了竞技场下得了厨房……哥这是拐了个宝回来了呢,要是被外面那些女粉丝们知道非被扒了皮不可。”

  望着嘴上这样说,脸上却笑得开心的叶修,周泽楷回以一个微微的笑,把人转过来后抱着落下好几枚轻吻。直到叶修痒得哼哼着推开他的脸后才心满意足地回复:“因为是你,值得最好的。”

  “你这是在拐个弯称赞自己。”叶修笑道,抬手拂去周泽楷散落在眼前的碎发,指尖卷起发尾绕着圈玩。

  周泽楷倒也不反驳,反而笑着贴上叶修的手来回蹭动,撒娇的意味不言而喻。

  因为你值得最好的,所以想把全世界最好的东西全都献给你,同时努力把自己变成最好的那一个,期待着某一天能够站在你身边,与最好的你看着同样的风景。



 第二则戳下

http://bulaoge.net/topic.blg?tuid=99430&tid=3153821

======================

放个存稿清清草

【全职周叶】醉

  周泽楷双眼一眨不眨地盯着双颊潮红眼神朦胧、只在重要部位围了一圈浴巾、稳稳跨坐在自己身上的前辈,视线停留了三秒后转为在房间搜索,最后凝驻在小几上刚拆封的巧克力。
  他刷新了对自家恋人酒量之差的瞭解。

  今年过年叶修仍然不顾自家弟弟那愤怒与悲凄相容的刷频攻势,留下一句清淡淡的“哥和小后辈旅游去了别太想我,替我孝顺孝顺爸妈”,自此屏蔽和亲爱弟弟的对话视窗,和回完老家见完父母的周泽楷开开心心地出国度他们第N个蜜月。
  向来细心体贴的周泽楷自然知道到今天是万闪齐放的情人节,正逢年假的最后一天,便特地买了盒网路上许多人推荐的巧克力准备给恋人一个惊喜,顺便多带了几盒作为伴手礼。
  两人回国后并没有马上分开,而是在机场附近订了间房,休息一晚再各奔东西。累了一整个假期的叶修在洗完澡后瘫在床上呈现假死状态,周泽楷心疼地亲了亲前辈暖呼呼的脸颊,帮人揉了下腰后进去浴室快速盥洗,刚出浴就被还未穿上衣物的叶修拉着跌上床——

  周泽楷瞄完巧克力包装盒的眼珠子滚了滚。酒精浓度4%,自家前辈的酒量果然不是一般的差。
  “呐,小周,听说今天是情人节。”吃错巧克力的叶姓醉鬼俯下身,让两人赤裸的上身完全贴合,吐着热气的嘴唇在对方敏感的耳畔开合呢喃,“准备好拆礼物了吗?”语毕含住周泽楷软软的耳垂轻轻吸吮,满意地听到身下人倒抽气的声音。
  “你醉了。”周泽楷抓住身上人不安份的左手爪子,撇过头把自己的耳朵从温暖湿润的口腔中抽出,正打算翻身制住醉昏头的叶修时立刻被对方打断动作。
  “唔。”周泽楷哼了声,转而按住叶修和小枪王打招呼的右手,偏偏那人却像存心撩拨他似的,低下头啃吻起周泽楷的锁骨,留下一个个澹粉色的牙印后,对上周泽楷的视线笑得得瑟。
  “礼物都帮你拆一半了,难道还要我喂你吃吗?”
   周泽楷眨了眨眼望着叶修带着笑意的眼瞳,在叶修扭腰用小叶修蹭蹭他护住小小周的手时勐然推着人翻身,动作快速却轻柔地把叶修放倒在柔软的床铺,拿过一旁膨鬆的枕头垫在叶修的腰下。
  “等会,揉揉。”周泽楷的双唇在吐出这句话后立时与叶修的唇瓣相贴,交换一个混了淡淡酒香的吻。

  在周泽楷扯下浴巾,于恋人全身上下留下一枚又一枚枚嫣红似樱的吻痕时,叶修的嘴角悄悄勾起了一抹满意且狡黠的弧度。
  自己不仅对酒会醉,对这个上心至极的小后辈更是醉得无法清醒呢。
  情人节快乐啊,小周。

===============
前几天和朋友买了瓶12%的酒,不愧是酒精饮料,完全没有醉意
我和朋友都觉得好可惜

【全职周叶】绑定

  “叩叩。”两声突来的敲门声响打破了屋内的寂静,正坐在梳妆镜前把玩着胸前领带的叶修头也不回地喊了句请进,开关门声落下没多久就被纳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小周。”抬眼透过前方的镜子望见恋人自身后抱住自己,眷恋地把头埋入自己肩窝蹭动撒娇的模样,对方那副彷佛受尽莫大委屈的模样让青年忍俊不禁道:“沐橙她们不是说婚礼之前都不可以见面的吗?怎么过来了?”

  周泽楷闻言把环住叶修的双臂收紧了些,闷闷不乐地道:“想前辈。”

  前阵子除了忙着准备结婚手续和婚礼筹备外,周叶两人还被苏沐橙为首的一干女性以“婚礼前双方不能够见面”的习俗为由强制隔离了两三个月。尽管他们平时在赛季开打时也是一连好几天不见,但新婚在即却不能和将来的伴侣见上一面,那种悲怆感堪比BOSS红血快被推倒,自己的电源线却被人踢掉般毁天灭地--By某叶姓新人。

  “我也很想小周啊。”安抚性地拍了拍后辈毛茸茸的头,叶修转过上半身,双手捧住周泽楷俊帅的脸庞搓搓揉揉,后辈瞇起眼乖顺认捏的姿态逗乐了叶修,“小周真帅。”

  侧过脸吻了吻柔软的掌心,周泽楷抬手覆上属于恋人的漂亮手掌,唇边勾起一抹欣喜的笑容,“前辈也帅。”

  “那是必须的。都要跟一笑倾城的联盟脸面结婚了,不弄得体面一点可不行,你说是吧,枪王大大?”调侃的话语自弯起的双唇流出,叶修抽出没被握住的手,单手灵巧地理好周泽楷被刚才的蹭动弄乱的领口,确定依旧西装笔挺后捏了捏那张赖在自己手上的帅脸,“好啦,别弄乱了,等等再被抓去整装哥可救不了你。”

  把脸上的双手拉下纳入掌心细细摩娑,周泽楷直直望着前方即将同自己步入礼堂的叶修,丝毫没有掩饰眼底的欣喜和期待。叶修倒也坦然,噙着淡淡的微笑好整以暇地回应周泽楷的目光。两人对望了好一会后才由周泽楷打开新的话题:“谢谢。”

  见自家小年轻憋了这么久只憋出两个字,叶修打趣地板起面孔,故作严肃地说道:“哥整个人都拱手给你了,就这点表示啊?”

  听出叶修话中的笑意,周泽楷绕过椅子走到恋人身旁单膝下跪,重新拾起那只在职业选手群中仍可以算是漂亮非常的手,低下头在左手无名指根处落下轻轻一吻,神情庄重得近乎虔诚。周泽楷微微扬起头,就着这个姿势望着叶修轻声呢喃:“不会放手的。”

  “就算你想甩开也来不及啦。”弯下身在周泽楷的额上回以一吻,叶修偏过头贴着对方的耳畔轻语,“小周啊,跟你说件事。”

  “……?”

  “我喜欢你。”

  “嗯。”

  “哥这辈子跟定你了。”

  “嗯。”

  “这可不像装备一样还能解除绑定的啊,枪王大大。”

  “……嗯!”

  周泽楷双手一张把叶修拥入怀中,唇瓣准确地找到熟悉的另一半,轻声却坚定的话语混近交缠的双唇,柔柔软软地刻近了另一半的心中。

  “绑定,一辈子。”


=========

原本是打算做成湾家婚礼茶会的小无料,所以主题比起庆生更偏向婚礼

小周生日快乐,希望今后还能继续喜欢着你们

弧了好久的宣傳轉載><

感謝作者群們的參與!!

有興趣的人麻煩請幫我們填一下印調喔!


Syou@求約(*/ω\*):

[1031灣家葉受only]

周葉接龍合本《Trick phantom , Treat mummy 》


請多多指教!其餘資訊稍晚會補上U///U

灣家印量調查

陸家印量調查


攤位-Y02

R18有/購買時請出示證件
規格-A5判、右翻
字數-約5萬
頁數-約130P
價格-未定
特典-行李吊牌/不織布袋
※前50名買本附贈一組特典,現場可加購

→→→→→試閱- http://i.imgur.com/9byuXnw.jpg ←←←←←
(圖過大請見諒)

封面- @又換了個畫風 
排版-  @Syou@求約(*/ω\*) 
校對- @霜葉紅於二月花 /  @笑霜自若  / @为君独曲 
作者群- @冬葬榯世。 / @十面锅儿 / @青色系RG / @Syou@求約(*/ω\*) /魁月/ @風味乳齒☆葉受O在Y04 / @笑霜自若 / @葡萄美酒夜光杯 /墨黎/ @82☆ / @轻烟飘渺 / @霜葉紅於二月花 
Guest- @闇夜泉 / @碎了ㄧ地 /恢依/伊皇


一槍穿雲君莫笑 342776478

【全职周叶】割耳朵

中秋小段子,祝大家中秋快乐(*´▽`*)


  “小周,你知道有关月亮的传说吗?"夹起一块烤得油光亮亮的肉片送入嘴中,叶修有些口齿不清地说道。

  周泽楷闻言眨了眨眼睛,思考的同时不忘将架上各式烤物夹到叶修的盘子里,在将被叶修挑出来的青椒送到恋人嘴边、看着对方皱皱脸还是张口吃下食物后轻声回应:“嫦娥、月兔、吴刚。"

  “唷、不错嘛。"叶修挑眉一笑,动作迅速地塞了个帆立贝到后辈嘴中,“那小周知道如果手指月亮会发生什么事吗?"

  嚼了嚼嘴中鲜嫩的贝肉,周泽楷偏头思索了一会后答道:“会被割耳朵。"

  “那你相信那些传说吗?"叶修把两三块汁水淋漓的肉块用生菜包起,凑近周泽楷的嘴边。

  周泽楷摇摇头,咬了一半后把另一半推回给叶修。

  张嘴把剩一半的生菜肉卷吞下肚,叶修咂咂嘴舔掉嘴边的油渍,笑道:“不信啊?那小周你现在指月亮试试。"说完还努努嘴示意挂在黑夜中又白又大刷尽存在感的月亮。

  说到做到行动力杠杠杠的枪王随意伸出左手食指比向了月亮,右手仍然翻动着烤肉架上飘散阵阵香气的食材。

  叶修一把抓下周泽楷的左手攥在手心,牙齿凑到恋人的耳根子不轻不重咬了一口,接着舌头慰抚性地卷上来回拂刷,最后双唇一张干脆将软软的耳垂含入舔拭。

  暧昧的湿润引得周泽楷勾起嘴角,在恋人放开自己时把人拉进怀中,狠狠堵住那双爱作乱的唇瓣,手指触上叶修敏感的耳朵缓缓揉捏。把人吻得气喘呼呼后才甘愿放过被亲到泛着水光的双唇,偏头在恋人的耳后亲昵地落下几枚吻。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我要代替月亮逞罚你?"叶修乐呵呵地环住周泽楷的脖子,打趣道:“小周服不服啊?"

  “服。"周泽楷亲亲叶修的鼻头,蹭上前辈软软的脸颊。只要是你,都服。

  “小周啊。"

  “嗯?"

  “中秋节快乐。"

  “嗯。"

  “月圆人团圆,你说呢?"

  “……嗯!"

  “……"

  “每一天,都不分离。"

  “……呵呵,那当然。"


END

=================

烤肉节快乐
大家有看出我在文中传达强烈想烤肉的愿望吗・゜・(PД`q。)・゜・

【全职王叶】吻


用很久之前的小段子混个更><

 

 

  “大眼啊,我说,不过就是个小感冒,没必要这么大费周章吧?"叶修把紧紧摀住自己的棉被团踢掉,翻个身望着在一旁准备药品的人。

  听见今日第N次棉被掉下床铺的声音,王杰希没有立即回过身把在大热天感冒发烧的某人塞回窑洞里闷烤,而是把手中的药水搅拌均匀后才端着托盘走到床边。

  叶修看着从病倒后就一直伴在身边的人走过来探手量了下自己的体温,把干净的湿毛巾迭好贴上他的额头,接着把调好的药水拿过来递上,“有稍微退烧了,但保险起见还是喝一下药,会比较舒服。"

  叶修接过那杯看起来闻起来感觉起来一点也不友善温和亲民的药,皱了皱眉决定为自己的味蕾做些防护措施:“大眼同志,你这东西真能喝?不会突然毒发身亡吧?就算忌妒哥手握多冠也不能用如此卑劣的手段啊。"

  扫了一眼一副“哥就是抵死不从不喝这玩意儿"表情的叶修,懒得和人耍嘴皮子的王杰希把杯子拿了回来,在叶修疑惑的目光下仰头灌了一口,接着弯下腰捧住叶修的脸不让人乱动,嘴唇不偏不倚地堵上叶修微微张开的唇瓣,用舌头顶开对方的齿列后把液态药物渡到温度比自己高上一点的口腔。

  当渗着苦涩的药品涌到嘴里的那一秒,叶修下意识地推搡着王杰希的肩膀试图把人推开,无奈战五渣的名号可不是白叫的,更何况还是带有生病debuff的战五渣宗师。

  即使叶修使尽了全力拍打着王杰希,最后还是被人压着“特别服务"把药喝光了。

  当王杰希终于把那一杯特制的中药喂食完毕后,叶修立刻把手拍到对方的脸上把他推开,另一手抹过唇边挂着的一缕银丝,气息有些零乱无章,唇边却是勾起了一抹淡淡的弧度,盈满笑意的眼眸盯着把自己压在床上的王杰希,“这是哪门子的喂药方式?你就不怕被我传染?嗯?"

  “基本上这种天气能够感冒也是另类的厉害。"执行完喂药大业的王杰希抱起地上那团冬日暖呼呼夏日杀死人的棉被,挑了一件相对轻薄的毯子盖在叶修身上,一语点破了叶修那点小心思:“就算药很苦不敢喝,为了身体着想还是得忍着。"

  “谁说哥不敢喝了?"叶修原本还想为了自己的脸面撑撑场,但在接到王杰希似笑非笑含有深意的视线后一秒决定换个话题,“大眼啊,人家小情侣接吻都是甜蜜蜜只差没渗出蜜糖来了,怎么你这个吻这么苦啊?不称职啊你。"

  王杰希再次倾下身堵住叶修淘淘不绝的嘴,唇舌缠绵了一会后在湿润的下唇咬了一口,抽开身子笑笑地看着被自己吻软身子的恋人,笃定地回答:“你乐意。"